加入收藏 手机版 手机微信 网站地图 +微博关注 登陆 注册
首页>资讯>江诗丹顿Métiers d'Art艺术大师系列“致敬伟大文明”腕表 携手卢浮宫,奉上珠璧经典
搜索

江诗丹顿
VACHERON CONSTANTIN

江诗丹顿文章 江诗丹顿报价 江诗丹顿图片 江诗丹顿手表专卖店 江诗丹顿论坛

江诗丹顿Métiers d'Art艺术大师系列“致敬伟大文明”腕表 携手卢浮宫,奉上珠璧经典

  • 2022年06月02日发布
  • 来自腕表时代资讯
  • 类型:原创
  • 作者:王丹丹
  • 喜欢(28)
  • 分享到:

日内瓦,2022年5月24日——大流士一世的波斯帝国时期、古埃及黄金时代、古希腊希腊化时代,以及罗马帝国开国皇帝奥古斯都的崛起年代——围绕这些历史时间点,江诗丹顿Métiers d'Art艺术大师系列“致敬伟大文明”腕表演绎着令人叹为观止的辉煌。2019年起,江诗丹顿与卢浮宫达成合作伙伴关系并开展了多个联合项目,本次发布的全新作品便是其中之一。在卢浮宫的多位策展人及历史学家的密切配合下,江诗丹顿以卢浮宫的古代藏品为灵感,创作出一组主题作品,由四款时计组成。四件古代文物作为各自时代中极具代表性的历史象征,在江诗丹顿制表大师们的创作下各放异彩,再现于时计作品的中央,精彩绝伦。

vac-mda-ttgc-4refs

得益于江诗丹顿制表大师的精湛技艺,Métiers d'Art艺术大师系列“致敬伟大文明”腕表为钟表爱好者们呈现了不可多得的时空之旅,一同探索或重温数千年来人类文明中几许波澜壮阔的历史篇章,以及贯穿其中的艺术与文化之美。在这一方面,自江诗丹顿与卢浮宫于2019年开展合作伙伴关系以来,便开启了一个取之不竭的灵感宝库。在卢浮宫团队的密切配合下,江诗丹顿的设计研发团队以标志性的馆藏臻品为灵感,倾情奉上一组Métiers d'Art艺术大师系列的全新时计杰作。

1

这组作品横跨四个文明时期,主题源于卢浮宫馆藏中令人惊叹的古代文物:从大流士一世的波斯帝国、到古埃及中王国时期的法老时代、再到古希腊的希腊化时代,以及罗马开国皇帝奥古斯都所缔造的罗马帝国时代,每个伟大文明时期皆由一件卢浮宫馆藏的珍贵文物来代表和演绎。制表大师们在表盘制作过程中面临着一大挑战——他们需要在直径不到40毫米的方寸之间,再现各个时代精美的装饰艺术,并饰以相应的文字元素。在创作过程中,缜密工艺、珍罕匠艺及原创巧思皆汇聚于精妙迷人的时计杰作之中,与历史上这一个个伟大瞬间遥相呼应。


珠联璧合的文化合作伙伴

2019年,江诗丹顿与卢浮宫开启合作之旅,展开一场艺术与文化领域的美妙邂逅。双方强强联手,对艺术之美皆有着不竭热忱。这一合作伙伴关系彰显出双方在各自领域的深厚底蕴,以及对历史、文化和传承的珍视。江诗丹顿创立于1755年,而卢浮宫在大约40年后的1793年正式对公众敞开大门,都专注于艺术珍品的存档、保护和修复,以不灭的热情将各自领域的艺术和工艺发扬光大,永续传承。追溯辉煌历史,传递宝贵知识,这一共同愿景为双方的联合创意打下了坚实的基础。江诗丹顿曾鼎力支持 “创世纪”(La Création du Monde)座钟的修复工作,这座创制于18世纪的精密计时杰作,于1754年献给法国国王路易十五。江诗丹顿也曾大力支持卢浮宫举办的线上专场拍卖会,呈献一枚独一无二的Les Cabinotiers阁楼工匠定制款时计杰作,在表盘上运用珐琅工艺栩栩再现卢浮宫馆藏中的一件艺术杰作,具体艺术作品的最终选择权归属于竞拍成功的藏家。另一合作成果是通过一系列视频影片探索江诗丹顿和卢浮宫的艺术工坊,镜头将双方艺术大师的创作过程巧妙串联在一起,展现两者的艺术共性和个中奥妙。


随着江诗丹顿与卢浮宫合作的Métiers d'Art艺术大师系列新作问世,双方的紧密协作更是达到全新高度。从构思主题到甄选馆藏代表杰作,从图像资料研究到梳理历史文献,卢浮宫团队成为了江诗丹顿设计研发人员的坚强后盾,协心挑选最恰当的艺术工艺手法,来向经典文物致敬。双方的交流也是逻辑互通、深入了解的过程,不仅互享文物保护、存档和修复的最佳实践经验,更促进了双方艺术工艺大师之间的友好共进。自2019年以来,江诗丹顿和卢浮宫在台前幕后建立的深厚友谊,也成功孕育出了一系列卓尔不群的合作项目。


备受瞩目的四个文明时期

古代文明与现代世界的关系,就如同人类第一个天文观测成果对钟表学的贡献:科学与文化领域的发展,无疑是如今人类取得非凡成就的重要基石。在远古文明的发展历程中,人类发明了文字,随后民主精神、哲学思想、标志性建筑和无与伦比的艺术成就不断涌现——它们永远都是人类发展史上的重要标杆。在这些伟大里程碑中,人类的语言得以溯源,人类的风俗习惯受之陶染,人类的政治体系及普世愿景也从中得到深刻启发。


卢浮宫是一座汇集了古代文明优秀作品的典范级博物馆,而江诗丹顿与卢浮宫团队配合默契,基于文化和艺术层面的考量,高效地选定了四个古代文明时期进行作品设计。每个时期皆围绕一大主题,所涵盖的文化元素尽善尽广,更通过四件代表性文物来充分彰显每个时代的辉煌成就。得益于丰富和充满创造力的主题素材,以及两支卓越团队优秀的执行力,江诗丹顿和卢浮宫协力打造的时计作品以非凡的艺术工艺充分诠释了辉煌时代的精彩故事。


狮身人面像——古埃及王国(公元前2035年-1680年)

塔尼斯被视为古埃及第二十一和第二十二王朝的首都。塔尼斯的狮身人面像(Sphinx of Tanis)高1.83米,长4.80米,是现今尚存于埃及境外、体积最大的狮身人面像之一。1826年,这件作品作为英国总领事亨利·索尔特(Henry Salt)的珍贵藏品,被纳入卢浮宫馆藏。作为皇室的象征,狮身人面像综合了象征太阳的狮子以及国王的人面形象:狮身平卧,头戴名为“尼美斯(Nemes)”的皇家头饰,并留着统治者才能拥有的胡须。法老的威严与权势,由这尊神奇的雕像全然彰显。狮身人面像的历史最早可追溯至古王国时期(Old Kingdom,约公元前2700-2195年),但现在则更多与中王国时期(Middle Kingdom,约公元前2035-1680年)关联在一起,这也是古埃及人眼中的一段“黄金时代”。据传,这件文物可能是为阿蒙涅姆赫特二世(King Amenemhet II)所创作的雕像,因为雕像上印有属于这位国王的王名环。而其他国王,如阿波菲斯(Apophis)、麦伦普塔赫(Merenptah)和舍松契一世(Chechonq I)也曾相继在这尊雕像上盖印自己的王名环,一度将其占为己有。


• 大流士雄狮——波斯帝国阿契美尼德王朝(公元前559年-330年)

雄狮浮雕檐壁(The Frieze of Lions)是一种釉面装饰砖,取自大流士一世苏撒宫殿的第一个庭院中。苏撒曾是波斯帝国阿契美尼德王朝的首都,位于现在的伊朗西南部。脱离米底王国的控制后,阿契美尼德人先后征服吕底亚、巴比伦和古埃及,并建立了古代历史中最伟大的王朝之一。其帝国疆域从现今的巴基斯坦延伸到黑海之滨,从中亚大草原绵延至埃及和利比亚,曾一统中东地区最古老的几大文明。大流士一世的辉煌在马拉松平原上折戟,被希腊城邦阻挡于城池之外。


• 胜利女神——古希腊安提柯王朝(公元前277年-公元前168年)

卢浮宫的胜利女神雕像屹立于一艘战舰船首,于1863年在爱琴海北部的萨莫色雷斯岛被发现。这座雕像出土于古希腊时期敬拜众神的祭祀圣殿,纪念并描绘了塞浦路斯海战的胜利。公元前323年,继亚历山大大帝去世后,他的将领们角逐争雄,建立了三个伟大的王朝,其中包括马其顿王国的安提柯王朝。在公元前31年罗马共和国占领托勒密埃及王国和希腊化时代结束之前,各方为了争夺地中海东部的统治权,爆发了一连串的海战。胜利女神像伫立于这座希腊小岛的圣殿中,成为其中的一场海战的庄严纪念。


• 奥古斯都——朱里亚·克劳狄王朝时期的罗马帝国(公元前27年-公元68年)

这座半身像所雕刻的屋大维·奥古斯都(Octavian Augustus)是凯撒大帝的养子,刻画出他于公元前27年被元老院授予其橡树叶花冠,自此成为古罗马帝国的元首兼第一公民时的形象。奥古斯都在征服古埃及的战役中,一举击败古埃及女王克利奥帕特拉七世(Cleopatra)的盟友马克·安东尼(Mark Antony),结束了长期内战,标志着罗马共和国的统治告终,而奥古斯都也成为罗马帝国的元首。他因此被认为是罗马帝国的开国君主,并为此后存续四个世纪的政治架构奠定基础。这位大帝创立的朱里亚·克劳狄(Julio-Claudian)王朝最终在公元68年暴君尼禄自杀后终结。


尽展机芯艺术美学

江诗丹顿选用品牌自制2460 G4/2自动上链机芯为Métiers d'Art艺术大师系列“致敬伟大文明”腕表提供动力支持。机芯搭载四个小表盘,分别指示小时、分钟、星期和日期。读取时间和日历的窗口对称分布于表盘外缘,此设计为工艺大师们留出了充裕的展示舞台。表盘不设指针,可让这一微型杰作的艺术淋漓尽展。机芯由237个零件组成,以4赫兹(每小时振动28,800次)的振动频率运转,透过机芯背面,可以欣赏到独具匠心的金质摆陀。摆陀设计以路易·勒沃与克劳德·佩罗的作品为灵感,参照18世纪平版印刷画,描绘了一幅卢浮宫东侧立面的恢弘景象,高大的廊柱格外醒目。图案模板由制表师先进行手工雕刻,再压印于这20枚杰作的摆陀之上。

000R-B927___2271321

精妙构思之作

全新腕表作品皆蕴含品牌标志性的精密艺术结构,呈现技法包括手工浮雕镶贴,以及多样化的文字和纹饰元素。因此,江诗丹顿特别推出了可容纳多个组件的嵌套系统。机芯上方为表盘,而表盘外缘则饰以浮雕饰带。这两个相对独立但又同轴的部件,为工艺大师发挥才能提供了充足的表现空间。表盘装饰的多样化灵感源于卢浮宫馆藏中不同时期的装饰艺术代表作:古罗马马赛克、古埃及彩绘棺椁、古希腊彩绘或浮雕的陶瓷和花瓶,以及古巴比伦时代的彩色釉面浮雕砖。这四款致敬古代艺术的腕表,金雕主元素均镶贴于一层蓝宝石水晶上,再铺设于表盘上层。这层微熏水晶膜还使用了金属喷镀工艺,根据腕表型号,分别雕刻楔形文字、象形文字、古希腊文字和拉丁文字。这些文字与每块腕表的主题息息相关,分别是大流士宫殿创始宪章的摘录;法老麦伦普塔赫(Merenptah)的王名环,盖印于塔尼斯狮身人面像上;发现于萨莫色雷斯神庙的致诸神献词;以及镌刻在阿尔及利亚古罗马石碑上向奥古斯都大帝献上的祷告词。不同的装饰元素安置于机芯之上,再以表层的蓝宝石水晶表镜进行密封。


珍罕匠艺

表盘及外缘浮雕饰带采用多种装饰元素点缀,灵感来自与金质镶贴同一时期的不同艺术作品。为了打造精美绝伦的背景画面,江诗丹顿选用多样化的制表技艺,由多位工艺大师倾心打造。


• 内填珐琅和灰阶珐琅工艺

珐琅彩绘工艺是一种装饰技法,首先对有色玻璃或珐琅颜料进行精细研磨,随后与水或油进行混合,再涂覆于金属表面。涂层经高温烧制,遂与基底融合形成光滑表面。内填珐琅工艺则是在事先雕空的微小凹槽中填入珐琅釉料,然后在高温窑炉中逐层烧制。灰阶珐琅工艺最早出现于16世纪,需要在深色珐琅表盘涂层上以白色珐琅进行微绘,每层珐琅都需经过800° C以上高温烧制。


• 宝石细镶工艺

宝石细镶工艺鲜少在制表领域中使用,这项技法将彩色宝石碎片调校排布,再精心镶嵌于表盘上,形成特定图案。由于每块宝石各不相同,一些带有纹理而更加易碎,使得该工艺流程更为精细复杂。这些宝石碎片在组合拼接后逐个固定,但过程中不使用黏合剂。各个部分之间自然留出空隙,形成了错落有致的画面效果。


• 石质微砌马赛克工艺

石质微砌马赛克工艺,以精细入微的方式,对微小部件进行组装和粘合,使密封部件的接合处尽可能不被察觉,这在制表领域中实属罕见。由于每颗宝石仅有0.55微米大小,因此构成的装饰图案极其精美,在构图以及宝石粘结方式上的精妙程度令人叹为观止。


• 手工雕刻工艺

手工雕刻工艺通过镂雕、浮雕或制作金属模型的方式打造装饰图案。金质镶贴上采用的是名为“ramolayage”的凸雕工艺,通过剔除多余金属,从而打造浮雕感。不可逆的工艺过程需要十拿九稳,力求完美无暇。手工雕刻大师首先使用干点法,勾勒图案的主要框架,然后雕刻主体,打造极其精致的圆角,并由古铜色泽突出其轮廓。这样的错视技法尤其适用于创造如幻似真的景深视效。而部分外缘饰带则通过凹雕手法进行凿取雕刻。


Métiers d'Art艺术大师系列“致敬伟大文明”腕表——狮身人面像

“Sphinx” 一词源自希腊语,通常用于指代人首狮身的古埃及雕像(狮身人面像)。过去,曾有人将其与埃及语中的“shesep-ânkh”一词联系在一起。这一词语广义上指代雕像,在埃及人的概念里,它也意为“生动的形象”。狮身人面像作为皇室象征,通常整齐排列于通往神殿的宗教游行道路两侧。这枚“狮身人面像”腕表不仅意义深远,更彰显了宝石石材切割的精湛工艺,其精细程度着实令人钦佩。在处理狮身人面像头部的黄金镶贴时,手工雕刻大师面临的一大难题是不仅要在方寸之间塑造极具表现力的面部图案,还需在甚是微小的空隙内呈现硕大的下颌胡须部件 。尽管基板纤薄细巧,工艺大师们依然娴熟使用了凸花雕刻进行浮雕创作。表面在经锉削、喷砂和抛光后,由工艺大师继续给材料进行喷灯和手工上色,以突显其深邃之感。


珐琅主表盘呈深蓝色,通过混合蓝色和黑色珐琅,在窑炉中反复烧制六次方能成型。

涂绘于大祭司Nakht-khonsou-irou木乃伊盒上的项链图饰,是表盘装饰元素的灵感源泉。在古埃及第二十二王朝,逝者的木乃伊会先被安放于包裹物或棺椁之中,再置于层层布料包裹粘合而成的木乃伊盒内。


这一精致 “寿衣” 会再经过灰泥粉饰和彩绘装饰,以众多具有护佑意义的鲜艳图案绘制而成,祈愿逝者在伟大的幽冥之神奥西里斯(Osiris)和其他神灵的守护下永世长存。逝者胸部位置通常缀以一条大型项链,由几何形状及花卉图案组合而成。在表盘中,项链的细节得以展现,其外缘以内填珐琅工艺打造的花瓣加以装饰,呈现做旧的视觉效果。项链下方,一只羊首猎鹰展翅而踞,表盘则以内填珐琅工艺再现其羽翼图案,丝丝入扣落于其上。最后一个文化亮点,是蓝宝石水晶膜上以金属喷镀工艺雕刻的象形文字铭文,来自塔尼斯的狮身人面像上所盖印的王名环。铭文提及了法老麦伦普塔赫(公元前1213年-1203年),他是拉美西斯二世之子和王座继承人,内容为:“上下埃及之王,两地之主,拉神之选中者,拉美西斯二世之子,玛特之追随者,赐你永生”。此款Métiers d'Art艺术大师系列“致敬伟大文明”腕表——狮身人面像,淋漓诠释了古埃及法老的尊贵和威严。


Métiers d'Art艺术大师系列“致敬伟大文明”腕表——大流士雄狮

雄狮浮雕檐壁是在苏撒宫殿遗址出土现场发现的装饰元素之一,被世人发现时仍安于原位,在第一个宫殿庭院中迎接访客。这一装饰是波斯帝国宫殿形象的重要标识,同时,在更早时候,也常见于亚述帝国和巴比伦王国的宫殿建筑中。狮子既是皇家动物,又具有神圣属性,常见于波斯帝国和亚述帝国的皇家乐园和狩猎藏宝区中。


因此,雄狮浮雕檐壁以百兽之王的图案宣示了王权。由硅质釉面砖与石灰砂浆混合制作而成的雄狮浮雕装饰栩栩如生,且极具感染力,是阿契美尼德波斯王朝艺术风格的典范之作。对于手工雕刻大师而言,操刀这幅极具代表性的雄狮浮雕艺术品,最终目的是实现精准演绎,复现高贵的原作中惟妙惟肖的动物肌肉和鬃毛。

雄狮只是组成浮雕檐壁的一部分,因此表盘背景的装饰元素便需要还原出宫墙上的釉面砖质感。江诗丹顿的能工巧匠们选用宝石细镶工艺打造壁画效果。为了进一步突显其真实质感,更精心取用了宝石石材中带有纹理的部分。顾名思义,这类石材比普通石材更加精致,也更加脆弱,工艺难度可见一斑。切割宝石石材会造成大量浪费,因此工匠们相继采购了三次石材,方才获得69枚外观和尺寸各异的镶嵌部件。与宫殿庭院中的浮雕檐壁原作相比,表盘采用的宝石石材色调明显更为鲜亮,只为重现岁月变迁前,浮雕色彩的灼灼光华。因受颜色限制,加上镶嵌工艺的技术难度,可供选择的宝石石材寥寥无几,最终仅有绿松石和黄色血斑碧玉脱颖而出。表盘外缘的装饰性图案,取自大流士宫殿内同样著名的作品:弓箭手浮雕檐壁(The Frieze of Archers)。这些紧密相衔的三角形装饰图案采用镌刻金属和内填珐琅制作而成,呈现出历经岁月的风貌。蓝宝石水晶膜上采用金属喷镀工艺雕刻的楔形文字摘录自古波斯语铭文——这段文字镌刻在大流士宫殿的创始宪章中,是大流士登基后最早记录的名言之一。Métiers d'Art艺术大师系列“致敬伟大文明”腕表——大流士雄狮,向世人再现了大流士宫殿的昔日辉煌。


Métiers d'Art艺术大师系列“致敬伟大文明”腕表——胜利女神

胜利女神在希腊语中原名尼姬(Niké),这尊萨莫色雷斯的胜利女神像是希腊化时代雕像传统中无与伦比的艺术杰作,其大理石雕塑技艺出神入化,结构设计巧捷万端,惟妙惟肖描绘了胜利女神肃立于战舰船首的景象。雕塑家的姓名不详,但其鬼斧神工不禁令人联想到装饰在帕加马王国宙斯祭坛(公元前180年-160年)四周的巨灵之战浮雕人物。这两件作品都是公元前二世纪雕塑艺术蓬勃发展的最佳时代例证。这一作品被视为萨莫色雷斯岛圣殿中供奉的一众贡品之一。在争夺东地中海控制权的这段时期,为了感谢仁慈的神灵的庇护,并纪念海军取得胜利或顺利脱险,人们献上了大量的贡品。而与胜利女神像息息相关的通常指的是公元前190年到189年间在小亚细亚海岸爆发的赛德和迈昂尼苏斯战役。这两场战役中,帕加马王国通过与罗德人和罗马人结盟,战胜其宿敌安提阿和马其顿王国。胜利女神像的衣裙在风中扬起,大片飘逸织物在其双腿之间形成明显褶皱,想要再现这其中所有微妙之处,这对手工雕刻大师而言实为一大艰巨挑战。

主表盘中央饰以棕色珐琅。这种极难调制的珐琅色,需要混合现已停产的稀有珐琅颜料,并在窑炉内进行六次烧制,方才得以呈现。表盘外沿的装饰采用灰阶珐琅工艺,图案原型取自两只古希腊陶瓷花瓶。陶器上饰以红漆几何图形,缀有叶形或几何图案的装饰元素,皆在表盘上以珐琅工艺进行了还原。表盘外圈饰以线雕工艺,呈现金质浮雕效果,其设计灵感来源于公元前一世纪的帕加马花瓶,一件公认的大理石浅浮雕杰作。蓝宝石水晶膜上雕刻的古希腊文字取自萨莫色雷斯神庙发掘出的一块公元二世纪石碑上的铭文。经过金属喷镀工艺,描绘胜利女神的英姿。出于对岛上神秘诸神的崇敬与感激之心,在苏格拉底的指引下,雅典人创作了一系列雕塑作品,胜利女神即是其中之一。古希腊的文明智慧和不尽荣光,在Métiers d'Art艺术大师系列“致敬伟大文明”腕表——胜利女神上依然熠熠生辉。


Métiers d'Art艺术大师系列“致敬伟大文明”腕表——奥古斯都

相比其他加冕雕像,头戴橡树叶花环的奥古斯都在这座大理石半身像中尽显成熟气息。通常,这一时刻会被认为与公元前27年在元老院的荣誉加冕相关,当时年方36岁的奥古斯都,标志着罗马帝国时代的到来,然而雕像中的人物面容似乎50岁有余。正如屡见不鲜的此类人物刻画,这位元首的发缕茂密地落在额前。从雕像上,我们看到一位逐渐步入老年的君主,容颜些许憔悴,但仍显威严肃穆。正如古罗马铸币工坊在帝国各地发行硬币时一样,奥古斯都的五官在铸刻的头像中都已经过美化。半身像的胸铠武装还展示出奥古斯都大帝的军阀形象,强调其权力来自于公民意愿,尽管并不符实。表盘上的金质雕刻镶贴细致重现了奥古斯都半身像,呈现引人注目的人物风韵,斗篷悬垂于胸铠之外,由一只搭扣连接,其褶皱层次与橡树叶头冠箍住的卷发交相呼应。

表盘中央采用蓝绿色珐琅装饰,而其边缘则精心地饰有石质微砌马赛克。在这款腕表中,表盘外缘的装饰性元素灵感正是来源于四世纪在以色列洛德市发现的著名马赛克装饰。工艺大师面临的困难在于,如果在摆放和粘合这些微小硬石碎片时出现失误,就需要为作为底座的大明火珐琅表盘重新上釉。因此,在调整碎石时需要精益求精,以遵循图案轮廓,并确保其颜色一致。他们也需要在不借助任何工具的条件下,仅以肉眼就完成为相同色调的碎石进行配对的工序。这幅微砌马赛克的最终成品使用了不少于七种石料,共计660块:石英石、美蛋白石、蓝线石、血斑石、红碧玉、石榴石和红砂金石。表盘外缘的白金浮雕采用了线雕技法,并在窑炉中烧制,形成氧化的光泽。其灵感源自另一幅以动物音乐家为主题的马赛克作品,同样来自四世纪,发现于突尼斯东部港口城市苏塞。在镶贴金质奥古斯都半身像的蓝宝石水晶膜上,镌刻着对Rusicada市(现位于阿尔及利亚斯基克达省)神圣守护者Genius的拉丁文字祷告词。文字中纪念了一位当地高官在就职仪式时向奥古斯都致以崇高敬意并为其诚挚祈福,而以此番文字装点Métiers d'Art艺术大师系列“致敬伟大文明”腕表——奥古斯都,则完美诠释了开国大帝不朽的威严和气度。


综述

在卢浮宫的密切配合下,江诗丹顿倾力推出一组全新Métiers d'Art艺术大师系列时计作品,致敬灿烂的古代文明。选定的历史文明时期包括大流士一世的波斯帝国时期、古埃及法老时代、亚历山大大帝继任者们的希腊化时代以及罗马帝国的崛起年代。江诗丹顿从卢浮宫馆藏中挑选出四件分别代表四个文明时期的艺术臻品,运用金质雕刻镶贴工艺,在表盘上微缩重现了这些杰作。为了更好衬托这些精妙的手工雕刻作品,表盘外缘亦饰有相应时代的装饰艺术图案。这些纹饰的灵感同样源自卢浮宫馆藏的文物,由品牌的珐琅彩绘、宝石细镶、手工雕刻、以及石质微砌马赛克工艺大师们倾心演绎。此外,表盘上蓝宝石水晶膜使用金属喷镀工艺,分别雕刻每个时代的代表文字:楔形文字、象形文字、古希腊文字和拉丁文字,再饰以浮雕镶贴。大流士宫殿中的硅质釉面砖浮雕装饰、古埃及狮身人面像和木乃伊棺椁彩绘图案、萨莫色雷斯的胜利女神雕塑、古希腊陶瓷艺术作品、奥古斯都大帝半身像,以及罗马帝国时代的马赛克艺术杰作,都为这一组限量20枚的“致敬伟大文明”腕表作品提供了创作灵感(共四款作品,每款仅发行五枚)。江诗丹顿选用品牌自制的2460G4/2自动上链机芯,设有四个小表盘,分别指示小时、分钟、星期和日期。读取时间和日历的窗口对称分布于表盘外缘,这样的设计为艺术工艺留出了广阔的展示空间。


分享到:
  • 中文名称:
    江诗丹顿
  • 英文名称:
    VACHERON CONSTANTIN
  • 创立时间:
    1755年
  • 创 始 人:
    Jean-Marc Vacherton
  • 品牌导航:

表款相关文章

同品牌同价位相关表款

江诗丹顿相关热词